综合

啊,轻点,啊 啊的小故事 和乡下二婶的性事|乡村逸事

2019-04-12 10:51:44? 本文已影响人?

她扭着身子,把我的手往她怀里放。芹儿胸不如王妮儿的大的夸张,小小的一团,但更软,手上也更滑腻,我上手就有了瘾,捏起来没个完。

  芹儿娇吟一声,支撑不住似的倒在我怀里,小手跟蛇似的顺着褂襟子摸进我腰,在我怀里扭来扭去。


啊,轻点,啊 啊的小故事 和乡下二婶的性事|乡村逸事

第一章美女重金求子

  “二憨,这个钱不能挣。”婶子咳嗽一声,脸色苍白。

  我看病床婶子,心里也在挣扎。

  村长女儿嫁给城里大老板,风光之极。但连续几年,他女儿都没生养。老家伙急了,想出求子法子,要找俺借种。这事儿缺德、丢人,俺干了这事儿,被青梅竹马的芹儿知道,肯定不和我好了。

  但婶子的病,不能再拖了。她把俺拉扯大,我咋能见死不救。咬咬牙,我喊道:“俺干了。你说话算数,借上种给五万?”

  村长眉开眼笑,当场取了五千,阔气道:“这是五千定金。每过一晚,再给你一千。借上种,有五万奖励。”一晚一千,真借上还有五万奖励,我听得眼神一亮。有了五万,俺就能送婶子进城治病,还能给她买补品。

  村长走了,婶子愁眉苦脸,叹气道:“二憨,婶子对不起你,让你委屈了。”

  我把钱放下,嘴巴咧开,做出兴奋样子,乐道:“婶子,你可说错了。听说王妮儿皮肤白,可俊俏了。俺能给她借种,是我的福气呢。我不委屈,可乐意了。”

  婶子张张嘴,叹气道:“那芹儿姑娘,你就不管了?”

  “芹儿是大学生,咋可能看上俺。小时候俺说娶她,闹着玩的。”我不在意一笑。五千块全买了药,我把大包小包药堆家里,心里觉得真值。天黑了,我摸着小路,朝村长家里赶。

  村长笑吟吟地站在门口将我迎了进入,村长的身旁还有一位娇艳动人的小俏妇。

  她就是王妮儿,身穿一袭红色短裙,称得皮肤更加白嫩,修长的玉腿裹肉色丝袜,走起路来,胸前的两个大凶器一跳一跳的,十分惹眼。只要是个男人看了,都会血脉喷张,鼻血直流,性感极了。

  “村姑进了城,就是时尚。”我心里赞叹,想到晚上干那事儿,不禁有些兴奋。

  王妮儿眼睫毛修长,微微一挑,眼中有些许不屑流露。她仔细瞅我几眼,似是极为失望,脸上写满了不悦。

  村长搓搓手,讨好道:“闺女,他就是二憨,挺不错吧?”

  我咧嘴笑,王妮儿瞪我一眼,小声骂道:“土死了,一看就没文化。”

  王妮儿铁青脸,没好气望村长一眼,回屋了。她脾气这么大,村长一张笑脸僵在空中。

  我忐忑起来,要是王妮儿没看中我,那五万块可就悬了。“城里人了不起,还看不上农村人。”我心底暗骂,偷偷看村长,希望有些转机。

  “俺闺女就这脾气

  ,别见怪。”村长尴尬一笑,“我与她说好了,这事儿俺说了算。你一会儿放心去吧。”

  我一块石头落了地,王妮儿讨厌不打紧,这笔钱俺是要定了。村长回屋,取了房间钥匙,塞到我手里。拿钥匙开门,我心中忐忑,再被王妮儿轰出来,俺就太尴尬了。

  门开了,王妮儿盘腿坐床上,不屑望我。“还敢开门,色胆包天呀。”王妮儿牙尖嘴利,讥讽骂道。

  我面色一红,被她连番羞辱,有些不好受。村长在我身后轻哼一声,王妮儿脸色一变,恨恨道:“傻东西,进来吧。”关上门,我走了屋子。靠近王妮儿,我闻到一股香水味儿。

  我在王妮儿的示意下,又向前走进了几步。因为在屋里,王妮儿领口慵懒地解开,那挺拔而有力度的大凶器,更显有性感和活力。

  王妮儿地小腹属于丰满的微微隆起的形状,这种腹形有成熟女性的柔美感。看着看着,我不禁默默地咽了咽口水。

  “色狼。”察觉到我目光,王妮儿不屑骂道。她用手护住胸口,讥讽道:“我爹找你,我可没看上你。你要是不中用,就趁早走吧。”

  我没拿到钱,咋能这么走了。“妮儿,我肯定中用,一定给你借上种。”我硬头皮道。

  王妮儿嗤笑一声,“还挺自信。”她神色讥讽,嘲笑道:“那把裤子脱了,给老娘看看下边。要是小鸡崽子,就趁早滚吧。”

  要脱裤子,我有些扭捏,王妮儿得意笑起来。脑门一热,我暗骂自己:“二憨,婶子等你救命,你还犹豫什么。”耷拉下脸,我闷声把裤子脱掉,只剩下一条内裤。

  王妮儿咯咯笑,“把内裤也脱了,看看小鸡崽子。”

  我不理会她不屑语气,咬牙把内裤脱掉,抬眼望王妮儿。看到我真脱了,王妮儿惊呼一声,紧盯我下边。

第二章怎么个借种法

  “二憨,这个钱不能挣。”婶子咳嗽一声,脸色苍白。

  我看病床婶子,心里也在挣扎。

  村长女儿嫁给城里大老板,风光之极。但连续几年,他女儿都没生养。老家伙急了,想出求子法子,要找俺借种。这事儿缺德、丢人,俺干了这事儿,被青梅竹马的芹儿知道,肯定不和我好了。

  但婶子的病,不能再拖了。她把俺拉扯大,我咋能见死不救。咬咬牙,我喊道:“俺干了。你说话算数,借上种给五万?”

  村长眉开眼笑,当场取了五千,阔气道:“这是五千定金。每过一晚,再给你一千。借上种,有五万奖励。”一晚一千,真借上还有五万奖励,我听得眼神一亮。有了五万,俺就能送婶子进城治病,还能给她买补品。

  村长走了,婶子愁眉苦脸,叹气道:“二憨,婶子对不起你,让你委屈了。”

  我把钱放下,嘴巴咧开,做出兴奋样子,乐道:“婶子,你可说错了。听说王妮儿皮肤白,可俊俏了。俺能给她借种,是我的福气呢。我不委屈,可乐意了。”

  婶子张张嘴,叹气道:“那芹儿姑娘,你就不管了?”

  “芹儿是大学生,咋可能看上俺。小时候俺说娶她,闹着玩的。”我不在意一笑。五千块全买了药,我把大包小包药堆家里,心里觉得真值。天黑了,我摸着小路,朝村长家里赶。

  村长笑吟吟地站在门口将我迎了进入,村长的身旁还有一位娇艳动人的小俏妇。

  她就是王妮儿,身穿一袭红色短裙,称得皮肤更加白嫩,修长的玉腿裹肉色丝袜,走起路来,胸前的两个大凶器一跳一跳的,十分惹眼。只要是个男人看了,都会血脉喷张,鼻血直流,性感极了。

  “村姑进了城,就是时尚。”我心里赞叹,想到晚上干那事儿,不禁有些兴奋。

  王妮儿眼睫毛修长,微微一挑,眼中有些许不屑流露。她仔细瞅我几眼,似是极为失望,脸上写满了不悦。

  村长搓搓手,讨好道:“闺女,他就是二憨,挺不错吧?”

  我咧嘴笑,王妮儿瞪我一眼,小声骂道:“土死了,一看就没文化。”

  王妮儿铁青脸,没好气望村长一眼,回屋了。她脾气这么大,村长一张笑脸僵在空中。

  我忐忑起来,要是王妮儿没看中我,那五万块可就悬了。“城里人了不起,还看不上农村人。”我心底暗骂,偷偷看村长,希望有些转机。

  “俺闺女就这脾气

  ,别见怪。”村长尴尬一笑,“我与她说好了,这事儿俺说了算。你一会儿放心去吧。”

  我一块石头落了地,王妮儿讨厌不打紧,这笔钱俺是要定了。村长回屋,取了房间钥匙,塞到我手里。拿钥匙开门,我心中忐忑,再被王妮儿轰出来,俺就太尴尬了。

  门开了,王妮儿盘腿坐床上,不屑望我。“还敢开门,色胆包天呀。”王妮儿牙尖嘴利,讥讽骂道。

  我面色一红,被她连番羞辱,有些不好受。村长在我身后轻哼一声,王妮儿脸色一变,恨恨道:“傻东西,进来吧。”关上门,我走了屋子。靠近王妮儿,我闻到一股香水味儿。

  我在王妮儿的示意下,又向前走进了几步。因为在屋里,王妮儿领口慵懒地解开,那挺拔而有力度的大凶器,更显有性感和活力。

  王妮儿地小腹属于丰满的微微隆起的形状,这种腹形有成熟女性的柔美感。看着看着,我不禁默默地咽了咽口水。

  “色狼。”察觉到我目光,王妮儿不屑骂道。她用手护住胸口,讥讽道:“我爹找你,我可没看上你。你要是不中用,就趁早走吧。”

  我没拿到钱,咋能这么走了。“妮儿,我肯定中用,一定给你借上种。”我硬头皮道。

  王妮儿嗤笑一声,“还挺自信。”她神色讥讽,嘲笑道:“那把裤子脱了,给老娘看看下边。要是小鸡崽子,就趁早滚吧。”

  要脱裤子,我有些扭捏,王妮儿得意笑起来。脑门一热,我暗骂自己:“二憨,婶子等你救命,你还犹豫什么。”耷拉下脸,我闷声把裤子脱掉,只剩下一条内裤。

  王妮儿咯咯笑,“把内裤也脱了,看看小鸡崽子。”

  我不理会她不屑语气,咬牙把内裤脱掉,抬眼望王妮儿。看到我真脱了,王妮儿惊呼一声,紧盯我下边。

首 页
1 / 2页
  • 下一页


  • 返回综合列表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阅读全文
  • 上一篇:小婷的性经历 我被多p的真实经历小说
  • 下一篇:想和闺蜜男朋友做 刺激|借来的爱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