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影幢幢未至阑珊_请让我向你看

yabo88亚博体育app下载地址吧
发表于2019-08-08 14:01:22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万家灯火,灯影阑珊处。幽暗摇曳的淡绿色烛光之下,男人一身黑衣,照亮了他沧桑历尽的侧脸,空气中被光照的剔透的灰尘如他曾经最喜欢的故乡的飞雪,缓慢却灵动,无处可依,只能随着周围气息的性子时而飞升,时而凋零。

“现在,轻轻闭上双眼,把您的身体调整到最舒适的姿势。做三个均匀舒缓的深呼吸,每一次呼吸都会让你更深沉,更放松,更舒适。让自己的全身彻底放松下来,从头到脚的每一个地方都放松下来。你现在,每个细胞,每个毛孔,甚至那一颗浮躁的心都很平静。你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远离世俗。你走在童年时最熟悉的街道,那是你最喜欢的季节,会有泥土的芬芳和被微风吹动的蒲公英,阳光撒在你的背后,你的整个身体变得温暖……”男人轻轻抓住一只病人的手,语气平缓,引导描述的故事一气呵成,男人凝望着病人的头顶,升腾起袅袅黑色烟雾,随着紧握病人的手越来越紧,病人的额头也留下了汗水。而他,却高深莫测的微笑起来。

……余不惑是这座困顿之城中最好的心理医生。罪恶城市里,人们角色不同,匆匆而过时神色各异,却都有不可名状的罪恶,每个人都看起来都没有不堪,欢笑着,强颜着,骗自己活的不够糟糕。依旧是一个疲惫的工作日之后,普通再不过,一轮明月挂天涯的夜。人们开始改善自己传统意识看法,越来越多的人勇于面对自己的内心障碍与阴影。车子绕过城市一周,他倚靠在跨海大桥之上,孤影茕茕。不喜欢去海边,却依旧喜欢海风,今天的自己,四十岁整。每当自己站在桥上,视线模糊之际,他总要去想,自己是千金难求最好的心理医生,他让多少内心狰狞丑陋不堪的嘴脸露出微笑,继续面对生活,坦然不再苟且。他却救不了自己,没人会知道,那个陪伴了自己一生的笑话。他紧了紧外衣,走回车里,之后又把车子开到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角落里。双手平放,躺在自己的真皮座椅上,轻轻的闭上了双眼,深呼吸,空气是清新的,激活了每一个身体里的细胞,他开始感觉有电流从自己身体里流过,半梦半醒之间,他想起了他少不经事时,流年辗转,那个单纯清爽而可爱的姑娘,像烟火一般绚烂炸裂在自己的无光的天空中,却像流星一样匆匆经过。

余不惑那年十八,父亲酗酒成性,失手用酒瓶刺死了他的母亲。他成了孤儿,第一次品尝所谓孤独之感。之后他替代已经在监狱里的杀人犯父亲,以一个成年人的身份操办了母亲的葬礼,母亲喜欢海,他丝毫没有犹豫,把母亲的骨灰撒进城市里那一片茫茫大海。遗物里,他找到了几本日记,从操办葬礼到现在,他一直都以一个大人的身份坚强支撑过来,没流下一滴懦弱的眼泪,直到他翻看了作为遗物的日记。母亲是一个很有耐心和计划的人,她把未来的每一步计划都放在日记里,写给自己的未来,她说两鬓斑白那时她走不动,要牵着不惑的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是一个卑微平凡却伟大的母亲的憧憬。她甚至替不惑憧憬了一个未来太太的样子,温柔,贤惠,安之若素,落落大方。她想不到,自己没等到那一天。

“不惑从八岁开始就吵着当军人,后来贪玩,眼睛玩坏掉了,要存一笔钱,给他看眼睛,给他看眼睛!!!然后参军,我舍不得,可是我爱我的孩子,我送他走,我等他回。”三天后,他找到母亲的钱,自己去做视力恢复手术。那天起,他决定,为了给自己生命的父母活下去。即便阴阳相隔。

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便很慷慨的为你打开一扇窗。手术之后,他发现了自己关于这双眼睛的变化,或许,那才是母亲在天之灵保佑给他的独一无二的东西……

? ? ? ? ? ? ? ? ? ? ? 二

四年后。

……“很开心,今天能够站在这里,参加策划部经理的竞选。……”他面色红到了耳根,却平静的如同观察杯中美酒一样窥探每一位同事的头顶和面部的变化。手术之后不久,双眼发生了变化,他能够模糊的看清人类的灵魂,这是他自己内心的说法。他能看到每个人头上的隐约飘忽凌乱的烟雾,而且那一团烟雾会随着每个人的心情以及此刻的想法发生一定细微,千差万别的变化。那个最期待他参加竞选的同事在自己演讲的时候头顶的黑烟重的令余不惑惊恐而且心慌,他端详的仔细,烟雾里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张噩梦里鬼怪都狰狞不及的脸,那是罪恶里属于仇恨和嫉妒的脸。那一刻,他的心里,五味杂陈,他一度把那个人当自己最好的朋友,大学时代,然后走到社会中。那一刻,他开始失落,时间多磨难,人情雪易消。失落这世界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颗不敢袒露的心,却被自己讽刺似的用自己的双眼看破,洞穿一切。湿润眼眶,他明白了冥冥之中的天意,老天夺走了他的双亲,怕他在这腐朽的人世间待不下去,给了他通过观察就可以看透每个人内心的双眼。

……他顺利的成为了经理,没去从来不喜欢的,被定义为排解寂寞的狂欢庆功宴,而是坐了很远的车去看望他的父母,很遗憾,他和他们两个之间,变成了两个世界的人。父亲没为自己做任何辩解,决定也同意自己被判处死刑,这是余不惑一生第二件一直都在遗憾的事情。他把买来的鲜花放在两位老人的面前,夕阳西下,他想起孩提时代父母左右牵着他的手,这一切瞬间恍如隔世。又一次,他哭成了一个孩子。

……那种单纯的,满心欢喜误认为世界温暖至极之后又把一个个人的内心狰狞看透的感觉,就像是自己挥洒了数不尽的汗水走向山顶,期待清风徐来,迎来的却不是太阳,而是倾盆大雨,打透了自己的衣服,真正淋湿了自己的心。直言不讳每一次公司设计方案,说出每一个人内心真正的意图,他希望世界变得美好,美好成自己勾勒出来的蓝图。他开始被人疏远,理由很简单,他能够通过观察每个人头顶的“灵魂”真正看透每个人的心,然后一一拆穿,毫不留情。可是,每一次的拆穿,都需要忍受被孤立疏远带来的孤独。人无完人,他懂,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毛病,可给些悔改的机会他们就会变本加厉,头顶的“灵魂”黑暗到不可名状。多少个孤独失眠的夜晚,余不惑告诉自己,即使天下都离我而去又能怎么样?我毕竟还是或多或少的挽留了其中的一些人。他固执着自己所谓的固执,那是一份所谓的信仰,那里的世界充满笑话,人们单纯善良,温暖彼此。

时光走着,走着,走到了他二十岁生日那一天。这世界有那么多地方可以去,为什么你和我一样,来到了这里,走进了我的心。一个叫余心念的姑娘,余不惑至今为止发现的第一个头顶没有任何黑色的姑娘,那一份好奇,害死了多少如猫儿一样的生命。

? ? ? ? ? ? ? ? ? 三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不能改变世界,只能被这个世界所改变,颠沛流离,伤痕满身,活着活着就老了,哭着哭着也就学会笑了。很快,直言不讳的余不惑被所有人恨之入骨,被上司暂停了职位,被室友恶意挤出了寝室,给朋友算命看出了朋友的秘密,被朋友举报开除公司。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有什么还能比自己同时失去父母还要痛苦的事情?他紧握着余心念的手,离开公司的那一天,他连头都没回。

“我和你一起,你往何处去,我也一样。”

他望着余心念的侧脸,过了这么久,她依旧是自己眼中没有任何心理罪的姑娘,老天是公平的,他拿着行李,车水马龙的街角,紧紧的抱着她。余心念安慰他,千万不要报复,冤冤相报何时了,怨恨带来只能是更深的怨念。他心不在焉的答应,把她心爱的姑娘送上了电车。那天,他惊鸿一瞥,看见了暴雨车站之下的她,唯一一个遇到过头顶没有烟雾的人。他倾心,一眼万年。

人们永远不会发现自己的丑陋之处,他终究是一个普通人,他开始恶意通过自己的能力去观察与自己有过节的每一个人的喜好,和内心所恐惧的事物,按照曾经对自己的影响程度,背着余心念,一一进行报复。甚至连同那些人的亲戚朋友都没有放过。他手中假想自己紧握一把夺走人类情绪的屠刀,那种替代上帝制裁每一个心中有罪的人的喜悦,是其他人根本无法想象的,他觉得自己是神,他是一个替天行道的人。他沉浸在这里,变得更加沉默,孤僻,像是一个经历了人世间各种沧桑浮华的老者。

……一个平常的清晨,余不惑从睡梦中醒来,接到了原来公司的电话。他曾经的一个同事从公司写字楼深夜坠下,结束了自己二十多岁的生命,老板希望他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工作,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那是干燥令人心情烦躁的秋。所有人在他跳下来的位置久久不愿意离去。“多么优秀的一个人啊”余不惑听到人群里不时的传来感慨,感慨世事无常,世事难料。余不惑咬了咬自己的牙,深呼吸,也假装捂住双眼哭起来,他看过了太多发自肺腑的人们的情感,他模仿让路人伤了神。那毕竟是他曾经最好的朋友,一个最支持他的人,他的身体颤抖着,泣不成声。警察拍拍他的肩膀,把他带回了警察局,询问同事生平的一些和他有关的经历,他如实回答,除了一些关于公司利益生意的口角再无什么。三天后,因为毫无证据,即使千夫所指,他扔完好无损的被放出来。他回头望了望警局的门,露出了回忆令人刺骨的微笑。这是每一个知错不改的人应该拥有的报应。

“余不惑!”他想都没想,能这样开心没有任何防备喊出他名字的人,只能是余心念。他紧握着她的手,走在街头。她盘问着那个同事的情况,余不惑没多说,内心开始第一次有了些许的愧疚,他虽然做了那么多对自己不好的事情,谁能想到他的恐吓方式竟然让这个内心经不起波澜的和自己一样年纪的年轻人,走向死亡?可你终究如同一世蝼蚁,命比纸薄。

……余心念快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余不惑,我知道你的秘密。哈哈。”

他没说话,望着唯一他看不透,猜不透的姑娘。

? ? ? ? ? ? ? ? ? ? 四

“你听说过那个传说没有,上帝在创造人类的时候,把人类的缺点放在了每个人的身后,所以他们只能看到别人的缺点,却从来没有想过审视自己,因为他们做不到,糊涂了却一生,永远苛责他人?”

余不惑松开了紧握她的手,有生以来第一次如现在一样仔细的端详着面前的这个他深爱的女孩子,可是很遗憾,她的头顶,没有其他人一样的黑色的烟雾,甚至连白色的也没有,你究竟是谁?闯进我的生命里,带来怎样的结局?他们找了公园角落里的一处长椅坐下来,他想把所有的故事说给她听,说他很痛苦,说他也想过收敛,可是做不到,他已经沉醉在裁决者的喜悦之中。

“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你头顶自己看不见的那团烟雾里仅存的白色的部分。你叫做灵魂的东西。”她看着他,用那双如同自己一样绝望冰冷深不见底的双眼。

“现在说让你继续留在我的身边似乎有些晚了是吧?我变成了一个令我自己都觉得恐怖的人?”

“如果你真的爱过我,你听我说。上天给了你异于常人的能力,就需要你承受住异于常人的痛苦,我会像最开始一样走回你的身体里,你不会变成普通人,还会有这种看透所谓灵魂的能力,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去伤害任何一个人,你总说你曾经挽留的每一个人都会变本加厉变得更加邪恶,可你就从来没有想过,你是真正付出了真心的努力?我希望,你像爱我一样去爱每一个不完整的人,不要把那些烟雾看的很重,每一团烟雾里都有你所谓的白色的东西,只不过,你从来没有用真心去观察过,对吧?这世间,没有纯粹至极的东西。”

“我们还能相见么?”余不惑说着,自己头顶的那一团黑到令人窒息的烟雾渐渐的淡化。同时,令自己心碎的是,余心念的影子,轮廓也开始消失,她与那一团代表魔鬼的黑色气体融合,如同一个活生生的精灵魂飞魄散。最后就只给了那个无恶不作的余不惑一句话。

“我就是你,是最善良的你”。

……“呼……”余不惑喘着粗气,从冥想中醒来,均匀了呼吸,他又一次把车子开回了跨海大桥。点上了一只烟,他右脚登上了桥的边缘,双手张开,他想离开这浮躁的世界,这么多年,他还是没办法接受这个浮华的世界。余心念走了以后,他重新参加考研,天赋驱使,他考上了很有名的大学的心理系,他开始变得沉默,真真正正静下心来,同时伴随着自己的能力,去挽救每一个人,缓解他们内心的丑陋和狰狞,却依旧感觉力不从心。

“余不惑!”他心里惊讶,这似曾相识的声音。

? ? ? ? ? ? ? ? ? ? 五

万家灯火,灯影阑珊处。幽暗摇曳的淡绿色烛光之下,男人一身黑衣,照亮了他沧桑历尽的侧脸,空气中被光照的剔透的灰尘如他曾经最喜欢的故乡的飞雪,缓慢却灵动,无处可依,只能随着周围气息的性子时而飞升,时而凋零。

“现在,轻轻闭上双眼,把您的身体调整到最舒适的姿势。做三个均匀舒缓的深呼吸。每一次呼吸都会让你更深沉,更放松,更舒适。让自己的全身彻底放松下来,从头到脚的每一个地方都放松下来。你现在,每个细胞,每个毛孔,甚至那一颗浮躁的心都很平静。你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远离世俗。你走在童年时最熟悉的街道,那是你最喜欢的季节,会有泥土的芬芳和被微风吹动的蒲公英,阳光撒在你的背后,你的整个身体变得温暖……你准备纵身跳下,听见了你最爱的姑娘呼喊你的名字……你不能醒来,就这么和她走,那正是你想要的”

……余心念有些胆怯,抓住了他的手。

“走吧,你心里的罪,严重的我想只有我能够根治,我们找一个你也喜欢,我也喜欢的地方,就这样下去好么?”

“你猜我把我们的猫养的怎么样了?”他说。

“哈哈,是不是有懒又肥。”她平静的说。

余不惑做了一次深呼吸,嘴脸露出了笑容,握紧了她的双手,从桥上一跃而下。

……余不惑醒来,起身将把给他做心里辅导的徒弟踹翻在地上,汗水浸透了他的衣服。一半是泪水,一半是自己的恐怖,他最喜欢最拿得出手的学生竟然想要让自己大梦不醒,就这样睡死过去。他将徒弟从地上提起来,借着微弱的灯光望着他的头顶,他很意外,这是他见到过的第二个头顶没有烟雾的人。

“为什么?因为你知道了我的秘密?”

男人蜷缩着,从裤子里掏出了手枪,顶在了余不惑的头顶。“为了今天,我整整等了十年,师傅啊,请你告诉我是什么让你醒来?”

余不惑双手举起坐回了原来的沙发。语气平稳。“你的疏导语有问题,我讨厌猫,从来都不和猫接触,你竟然虚构了一个关于养猫的故事。还有,我爱的姑娘,永远在向我微笑。”

“我想让您们的故事里留下一些什么。”

男人把枪口对准了自己。

“不!”他迅速起身站起来,为时已晚。又一个人,因为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坐在地上,就静静地坐着,坐了很久,他拿起了徒弟手机的枪。对准了自己的头顶,不在意料之外,那个姑娘,还是曾经的模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只不过这一次,她没说话,只是微笑。他站起身,左手抬起,轻轻的触摸了他的脸。谢谢你,陪我度过了内心狰狞的岁月,这世界里最坏的坏人,他在今天明白了,是自己。

“你不该出现,请你消失!”他呼喊着。

“你终于想明白了,设下了这么大的局,该醒醒了。”余心念说着,握紧了余不惑的手,却把枪指回了他的头顶。

“砰!”

? ? ? ? ? ? ? ? 尾声

华灯初上。

……余不惑又一次从冥想中醒来,自己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可能是自己真的年岁大了。他沉着的拿出裁纸刀,在自己的胳膊上重重的划一下,映在眼前的是喷涌而出的鲜血,和那最真实的疼痛。他又一次深呼吸,嘴脸挂起了微笑。

“余医生,预约的病人等你很久了?”徒弟说。

余不惑点点头,穿上了他那一件最喜欢穿,也当之无愧的白色衣服。他悄悄推开诊断室的门,病人的头顶写的只有惊恐,他决定解决他内心的痛苦。

……“我以前也得过这种类似的格精神分裂症,我希望你根据自己的能力,判断哪一个自己是好是哪一个是坏。”

望着病人头顶黑烟代表惊恐的气体一点一点淡去,他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

返回综合列表